提拉米苏奶绿

只要心中有海,哪里都是浪。

匕首(上)

新人初投稿,烂文笔+流水账
卡德加并没有出场

——————————————————————

洛萨是在去找卡德加的路上碰上了塔利亚的,那时她的手中正紧握着一把匕首。

艾泽拉斯伟大的王后陛下静静地站在那,眺望着窗外的风景。虽眼中还残留着几丝哀伤,但她仍然是坚毅的。在艾泽拉斯面临巨大危机的紧要关头,她甚至没有太多时间去缅怀自己刚刚的逝去的丈夫。在洛萨带领着士兵做着一系列战争准备时,塔利亚也以暴风城王后的身份与其他国家的国王商讨着战争中的一系列问题。不仅仅是为了艾泽拉斯的未来,也是出自于一位母亲的私心:她与莱恩的儿子瓦里安。


“洛萨。”在洛萨看到塔利亚都同时,对方也明显注意到了他。塔利亚对着哥哥露出了微笑,说:“你来得正好,请帮我把这把匕首转交给卡德加先生。”

“什么?”

老实说,洛萨的脑中出现了一两刻的空白,直到塔利亚误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而将话又重复了一遍之后,洛萨才发出来一阵嗤笑。

“得了吧塔利亚,他不需要这个。我敢保证,那个小法师在拿到匕首伤的第一个人绝对是他自己,比如在拿匕首时不小心将他那娇嫩的手给划破了。”

如果卡德加也在场的话绝对会跳脚的,毕竟娇嫩这词怎么看都不适合用在一个男人身上,而且就算是个法师他也不会蠢到在使用冷兵器时伤到自己。更重要的是,洛萨竟然将这种调侃的话跟王后陛下讲,要知道卡德加现在也暂住在暴风城的王宫之中,每天出门时总是少不了与塔利亚打几个照面,万一对方将洛萨的话当真的话他真的可以去撞墙了。

但幸运的是,卡德加不在场,而塔利亚也明显没将洛萨的话放在心上。

“我觉得卡德加先生需要这个,毕竟战争是危险的,若是卡德加不小心被魔兽近身的话,我想这把匕首也会帮到他的。”

塔利亚露出了一丝浅笑,但并未将递给洛萨的匕首收回来。相比于洛萨身上显而易见的几分浮躁,塔利亚现在看起来淡定的多。

“塔利亚,他不需要什么匕首,我会保护他的。”

“你不可能在战场上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卡德加先生。”

“...你要知道他是个法师。”

“我可不记得艾泽拉斯的哪个国家有法师不允许使用法杖之外的武器的规定。”

即使洛萨一直试图以玩笑的口吻来结束这个话题,但出自某种女性的直觉,塔利亚猜出对方不希望自己在这位新任的守护者身上牵扯过多。

摄政王与王后陛下之间隐约充斥的几分火药味引得路过的仆人频频向这边望。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要知道即使联盟已经成立,但对于洛萨的统领地位感到不满的家伙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在,这时候如果传出他与塔利亚不和的消息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子想的洛萨,不禁再一次的想念莱恩。以前莱恩在的时候,一旦塔利亚问一些自己不愿回答的问题,自己都会靠在墙壁,用轻佻的语气回答:

“没必要告诉你。”
“别忘了你是在跟暴风城的王后说话。”
“但你也是我的妹妹。”

每当这时候,莱恩总会是时候的走过来,而自己也可以趁机离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站在这里,明明很想粗鲁的直接走人,却不得不想个得体的理由去拒绝塔利亚。

“我想,也许我们应该去问问卡德加先生他自己的想法。我们俩并没有这权利代替他作出决定。”

侧目望了一下不远处经过的仆人,塔利亚做出了让步,这一次她的语气缓和了不少,不再显得那么戳戳逼人了。她再一次的将匕首放在洛萨面前。

“那么,请你把这匕首转交给卡德加先生,问问他的意愿。”

这世上敢拒绝暴风城王后所赐予的匕首的家伙恐怕没几个。

他是想这么说的,但在塔利亚认真的眼神中却不得不咽下了想说的话,毕竟现在的场合这话是不适宜的。

“我会问他的。”
给了塔利亚这么一个含糊的回答之后,他抓住匕首直接转身离开,他怀疑自己要是再在这里绝对会情绪失控的。

女性可真是种麻烦的生物,洛萨这样子想着。他都不明白塔利亚这种莫名其妙的执着究竟是为什么。

洛萨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还是个小毛孩,从一位士兵成长为一名将领的过程中,他遇上过各种危机,身上也留下了无数刀剑看在他身上所留下的伤疤,但他从不畏惧,更是将这伤痕视为勇气和荣耀的象征。

但是现在,塔利亚的眼神似乎比刀剑还凌厉,让他不敢正视。当洛萨确定自己已经走出塔利亚的视线范围后,他转了个弯走向了另一条走廊一一走廊的尽头是王宫的后花园,而不是卡德加的房间。洛萨决定去花园中冷静一下,好好理清下自己的思路。

“洛...萨...”
“!”

塔利亚的声音似乎再次响起,惊得洛萨迅速转头往身后望去,然后空荡的走廊空无一人。这让洛萨不禁嘲笑自己,他被妹妹逼得都出现幻听了。他回头接着向花园走去,只是在不经意间加快了脚步。

“洛...萨...”

身后的声音依旧在回响,渺远地似乎是从远处传来,但又似乎是有人贴着他的耳边在低语着,当声音再次响起时,他清楚地听见了。

“洛萨,当初你一直责备我对卡伦保护过度,那为何现在你却不希望那位法师接受这把匕首。”